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盛中国之“盛”

作者:蒋 力     摄影:韩  军

在中国的小提琴家中,盛中国不能说是技艺最好的一个,但却是前后几代中最出名的一个。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中国小提琴演奏家,在国内演出场次最多的、演出足迹遍布城市最多的、最受大众欢迎的、最易被老百姓接受的,真是非他莫属。2017年之前,盛中国每年演出近百场,其中半数以上是他的独奏音乐会。这个记录,持续了十年以上!

盛中国之“盛”

四十年前,我也曾是盛中国的一个粉丝。那时,吕思清还是神童,李传韵就更小,徐惟聆、胡坤、薛伟都尚未成才,出现在北京的外国小提琴大师只有梅纽因和斯特恩,能看到盛中国的演出就很不容易了。那时他三十多岁,还没有办个人演奏会,只是中央乐团独唱、独奏小组中的一员。音乐会上,每个演员的曲目都是两三个,好像他那时已是压轴的演员,他拉的曲子总在四五个以上。我们一批年龄不相上下的朋友,最喜欢听的作品是《新疆之春》。仿佛他也知道喜欢《新疆之春》的听众绝不限于我等小群体,有意吊听众的胃口,同时显示他还能拉许多别的曲子。记得某次音乐会上,他一返再返,拉了6个曲子,最终还是没有《新疆之春》,听众退场时颇有失望或遗憾的议论。次日我们交流感受,某友说:就是掌声还不够热烈,持续得还不够长久,他如果再返一个,一定是《新疆之春》了!

盛中国之“盛”

三十年前,盛中国已经走出京城、走出国门了。在与濑田裕子搭档之前,他的钢琴伴奏主要是汤六一,偶尔是石叔诚。有份资料中说,汤六一为盛中国伴奏的音乐会就达千场之上。这个数字可能有水分,但或许也接近,不然就是吹牛了。盛中国从苏联学成归来后,就到中央乐团工作,一直是独奏演员,没进过乐队,与既做乐队也独奏或拉协奏曲的杨秉孙、梁大南、刘云志等不一样。

二十多年前,钱程经营北京音乐厅期间,我在那里做过两年辅助工作。某日钱程说:盛中国从日本回来了,给他办场音乐会吧。两年里大概办过两次,我记得第二次签合同时,盛中国就提出在演出费之外还要报销他们夫妇从日本回来的单程机票。钱总私下跟我说:大概他上次音乐会的票卖得不错,他也不好意思提出分账,就想出这么个法子。估计他那时的演出收入也不算丰盈。那时,北京音乐厅是京城最好的古典音乐演出场所,祖克曼、阿什肯纳吉、雷洛夫、贝尔曼等外国大师的音乐会都送彩金娱乐平台选这里。盛中国的独奏会,或许也是从这里起步。1995年,他还参加了音乐厅主办的“为了爱乐希望小学”义演音乐会,没有分文报酬。那时,《梁祝》就已是他的保留曲目了。他拉《梁祝》,与他人不同的是,和乐队合作的少,和夫人合作的多,不仅有小提琴钢琴版,还有短至五七分钟的精编版。有评价说他演奏的《梁祝》,减少了滑音、淡化了小调味道、强调了叙事结构、提升了整体气势,形成了北派演奏风格。某年,他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梁祝》,李心草指挥,我没到现场,照片上看,独奏的是包括他在内的三个人,想必是带有纪念性质的演出。另一次有意思的是2017年初他在哈尔滨的音乐会,最后一曲是他带着14个琴童一起演奏《梁祝》。

盛中国之“盛”

钱程在北京音乐厅还创办了“打开音乐之门”暑期音乐会,吸引了许多音乐家加盟。这个做法,后来被钱程带到中山公园音乐堂、天津大剧院、哈尔滨大剧院等地。每年每地,几乎都有盛氏夫妇的专场。他的名字,确是票房的保证,但他也渐渐注意音乐会曲目雅俗难易生熟中外的搭配。保利院线后来也借鉴了这个做法,使得永利手机娱乐注册送56的二三线城市的听众有幸一睹他的风采。2017年,盛中国的生命亮出了红灯,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星期后,他勉力完成了7、8月间武汉、天津、北京的演出。这年5月,他与保利院线签了9、10月的10场巡演音乐会,8月23日再次发病的盛中国不得不签写了一封因病无法演出的公开信。

盛中国早年在苏联留学时有过一段“姐弟恋”的婚姻,离异后多年来双方都不愿再提此事。九十年代与小他19岁的日本钢琴家濑田裕子结缔,夫妻二人视对方如战友,亦如情人。濑田还是第一个演奏《黄河》的外国钢琴家,可惜我没听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送彩金可以提现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送彩金可以提现 授权 日本通--送彩金可以提现 发表,并经日本通--送彩金可以提现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日本通--送彩金可以提现)及本页链接。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送彩金可以提现
85679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